<img src="https://sb.scorecardresearch.com/p?c1=2&amp;c2=35880649&amp;cv=3.6.0&amp;cj=1" alt="comScoreNoScript"/>

廣告

廣告

博恩說今年是他的和解之年,他在練習日後做的每一個決定,都要再多想大概一秒,然後多想完那一秒之後,所連帶的後果,都要心甘情願地去承受。

看《馴鹿寶貝》喚醒沉痛回憶 博恩後悔戲謔性霸凌

記者|鏡週刊

後來,他在理科太太的節目又將往事講了一遍,「國中放投影片,教室燈暗,隔壁同學手就過來了。當下不舒服,但真的講不出為什麼不跟老師講。影片上傳,有熱心民眾幫我報案了,我就去警察局,警察就問那你國中有跟別人講嗎?我說沒有。他下一題就問為什麼沒有?我說不知道。到了警察局,我才真正感受到我願意把過往用一個段子的方式講出來,不代表我願意去警察局用一個非常dehumanizing(非人性化)的過程回憶這一段。」性霸凌不止發生一次,每一次教室一燈暗,他在心理喊:「拜託,拜託,不要再來了。」性器官一再被不當接觸,他只能不斷告訴自己,那就跟被摸頭、碰肩膀一樣,不需要多做情緒的反應。

他回憶往事,語氣理性如AI,影片拿掉了笑聲,就只剩下巨大的壓迫感。

「那時候我滿卑劣的,以後做大型社會實驗,不會再拿別人當踏腳石。」當年的受害者如今在我們面前檢討起自己,「最近感觸會這麼深刻,是一堆人叫我去看《馴鹿寶貝》,看了超級不舒服的,因為遠古時期的負面情緒全被喚醒了,那個主角經歷過的事情,我都經歷過。但我不會去對Richard Gadd(編劇和主角)說你怎麼可以創造出這種東西,害我很不舒服。這些畫面對我的影響,我隨時可以按暫停。性侵的主題還是可以講,但講的方式真的可以蠻不一樣。當年為什麼想要講這段,是因為巨石強生跳出來講自己的經歷有幫助到我,所以我也想當巨石強生那樣子的人,但我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差別,巨石強生是用非常誠懇的態度,而不是戲謔。」

2023年博恩在小巨蛋演出《破蛋者》,票價最高為10萬元一席,是台灣第一位登上台北小巨蛋的單口喜劇演員。(翻攝博恩站起來!臉書)

安分 變成一個無聊的中年人

雖然聲調沒有起伏,但喜劇演員講的全是傷心事,連忙問他有沒有哪一場演出是真心享受台下的歡笑和掌聲?「你題綱有這題,但我想了很久,沒有欸。我覺得我太務實了,剛才不是說2018年收入改變嗎?這件事可以客觀解釋成因為其他專業都無法賺這麼多錢,所以我把這件事當正業。但在這之前當講站立喜劇只是興趣,一個晚上只有兩三個笑聲還是很開心的快樂已經沒有了,回饋啊,掌聲啊,現在對我而言一點沒有意義,我只是做好分內工作而已。」

對了,那個喜劇演員有沒有社會責任那一題,問他怎麼看青島東路凱莉和Jim程建評在Treands被炎上,他的回答也算是答案了,「這些作為,只是加深對立。現在新進喜劇演員已經不講腥羶色或政治,笑話非常清新脫俗,但他們有巨大的無力感,因為台灣現在大部分的人對於喜劇印象就是很冒犯人,無論他們怎麼跟自己的朋友說不是這麼一回事,大家已經不聽了。還是要消除歧見,讓雙方可以對話啊。」

那個回應還是四平八穩,無聊得像是AI的回答,自己忍不住嘟噥了一句:「你有發現自己變老了嗎?」

「變成一個無聊的中年人,我知道啊。那天凱莉一直罵我。她現在懷孕,說會不會當媽媽之後,變得跟我一樣無聊?我說絕對會,當你當了爸爸媽媽,有在乎的人,一定會害怕失去,你一定會變得比較保守一點。」

相關文章

【博恩專訪1】問一答一嚴謹守規矩 訪問博恩彷彿與AI對話

【一鏡到底】我在球場最寂寞的位置 蘇建文

【一鏡到底】直到台灣廢除死刑那天 林欣怡

更新時間 2024.06.25 11:18

更多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