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獨家】淘金天堂淪詐騙樂園 柬埔寨僅金邊沒淪陷

記者|楊淑芃、薛孝安

滿街簡體字招牌,讓人誤以為來到中國,但這裡其實是柬埔寨最大的海港西港。賭場、酒店,大樓林立,金碧輝煌,五光十色,全拜2016年,成為中國一帶一路的建設項目,吸引大量中資湧入,最後變成博彩重鎮,甚至還有專門為中國人服務的平台。

網路影片:「本來是人來人往非常繁華的,19年、18年來的時候,聽說這裡都有十幾萬中國人。」但繁華的城市熱錢,在2019年8月18日柬埔寨下達禁賭令,查封網路賭博產業後一夕變調,中柬合作的廠房停擺,原本被暱稱作「柬國小賭城」的西港最後淪為洗錢、電信詐騙的大本營。

赴柬埔寨台灣人:「不管是詐騙還是博弈,在柬埔寨都是行之有年,早期我在那邊也是,我們是有做一些接觸、一些地下匯兌,不管是詐騙的,還是說博弈的,他們都需要就是錢要流動、要流通。」

幾年前來淘金打工的還是以中國人居多,但隨著中國嚴打跨國詐騙,要來這裡發展的中國人被嚴格禁止。柬埔寨台商:「海關他們會檢查他的所有的正式文件,也會清查他們的手機內容,確定他是真的來這邊工作,可是即便都已經是這樣子了,他常常還是沒辦法出境,那更何況是如果他是來做偏門,或是灰產的話,他們常常是會直接面臨被剪護照,很長一段時間是不能重新辦護照的。」

後來又碰上疫情,西港繁華不再,街道冷冷清清。原本上千家賭場,現在只剩66家,一個個「園區」成了詐騙基地。

赴柬埔寨台灣人:「疫情還沒有開始的時候,它那整個園區都是滿的,裡面是有幾千人的,那是一個生活圈,裡面有一般的百姓在裡面經營商鋪,可是就疫情加上就禁賭的關係,就人可能沒有那麼多了,但是他們就是經濟的那個需要還是一定的那個量,賺不到那麼多錢,他們就開始想方設法,就開始搞這些比較噁心的項目。」

這一棟棟簡陋的大樓看似不起眼,卻成了詐騙集團躲藏的好地點,集團老闆有中國人、台灣人、馬來西亞人,大樓隔成好幾個區塊,有辦公室、員工宿舍,還有囚禁不乖乖配合詐騙的打工仔。

這裡戒備森嚴,24小時都有保鑣盯哨,店家、百姓要離開園區的必須出示工作證,而跨國來打工的外國人,則要先報備才能放行,有時候連高官、員警都難進入。赴柬埔寨台灣人:「他一定要用這種軍隊,就是軍隊化的管理,因為他人很多,隨便一間公司大概都是上百個人。」

等於在大樓裡的行動是被限制、控管的,除了人身不自由,這區域租金貴桑桑,物價也比外頭來得高。赴柬埔寨台灣人:「在園區的生活開銷,是外面可能是你在外面生活的好幾倍,就像你在台灣可能領2萬塊,你可以生活一個月,你在那個地方,2萬塊是做不了什麼事情的。」

為了生活就只能騙更多,在當地工作十多年的台灣人透露,這種園區在柬埔寨及鄰國滿滿都是。赴柬埔寨台灣人:「光柬埔寨,靠近泰國就有奧斯瑪、有波貝,再下來有西港、有貢布、有七星海,那中部靠近吳哥窟的地方有一個叫菩薩的,越南那邊、靠近越南有巴域,好像就只有金邊沒有園區而已。」

一開始來到園區的人過去多數不是從事詐騙行業,要從菜鳥變老手,集團內部有教戰守則。赴柬埔寨台灣人:「他們大概有分有推廣的、有人事的、有財務,就是出入款的,那各自有各自工作,他們都有劇本,都是在電腦上面就可以完成。」

因為輕鬆好賺,多數在自己國家走投無路的人拚死一搏。赴柬埔寨台灣人:「大部分到那個地方的,我覺得絕大部分都不是被騙過去的,他們的本身家庭就是有困難,他就是想只能賺這個錢,可是他在自己的國家沒有辦法,待不下去怎麼樣了,所以他們就是堅持要去那邊,就抱著姑且一試或是拚一拚吧,反正都是死,橫豎都是死。」

曾經火熱的小賭城被澆上好大一盆冷水,中資湧入是福還是禍,各有解讀,但可以確定的,這個原本讓人做發財夢的地方,已經淪為犯罪天堂。

「鏡新聞」已在MOD508台與YouTube頻道同步播出。

★《鏡新聞》提醒您:犯罪行為,請勿模仿。

★《鏡新聞》關心您:危險行為,請勿模仿。

更新時間 2022.08.17 12:20

更多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