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帶一路遺毒 柬埔寨爛尾建設成詐騙天堂

記者|簡如屏、薛孝安

今年六月,柬埔寨國防部長和中國駐柬埔寨大使,一行人大陣仗替位在西港東南方的雲壤海軍基地動土。中國駐柬埔寨大使王文天:「符合兩國國內法,相關國際法與國際實踐。」這也就是中國相中西港,作為一帶一路計畫重鎮的關鍵原因之一,它不但是柬埔寨最大海港,中國還可能靠建造軍港,進一步拉抬南海的話語權和控制權。中山大學政治所副教授陳至潔:「這些都是跟中國,跟中共政府非常緊密的國家,關係都是非常好的,所以柬埔寨、遼國都拿從中國政府那邊拿到許多的貸款,許多的援助項目,那麼就是因為這樣,所以這些由中國大陸人士所組成的詐騙集團,他會覺得自己在這些國家,會受到某一種的政治上的保護。」

參與中國榮光一帶一路計畫的還有它。斯里蘭卡宣傳片:「可倫坡港口城2014年開始建設,是斯里蘭卡最大的外國直接投資項目。」習近平(2017/5):「只要我們相向而行,心連心,不後退,不停步,我們終能迎來,路路相連,美美與共的那一天。」當初與中國簽訂一帶一路,投入大量資金建設港口城,電腦動畫描繪出斯里蘭卡首都可倫坡未來的模樣。斯里蘭卡宣傳片(4/28):「習近平主席和時任斯里蘭卡總統馬辛達,一起為港口城奠基揭幕,為開工剪綵。」滿心期待美好未來,沒想到卻是一步一步,走進一帶一路的債務陷阱。中山大學政治研究所副教授陳至潔:「那他就還不出這些金額的時候,中國的國有銀行自然就會想要把它抵押品收走,那這些抵押品常常就是具有這個商業,

或者是有戰略價值的港口啦,機場啦鐵路沿線呐,甚至是開發區。」就連向來被中國稱為鐵桿兄弟的巴基斯坦,也成了一帶一路苦主,原本看好的港口城市瓜達爾,可望成為中巴經濟走廊(CPEC)的關鍵節點,而投資了約1.7兆元台幣,卻因為當地民眾抗議中國主導的港口發展,幾乎沒有為當地創造就業機會,甚至漁民被迫離開傳統捕魚水域,加上由伊朗進口的電力不但供應不足還不可靠,對於以漁民撐起整座城市經濟的瓜達爾來說,情況不但沒有改善,反而更糟了。(完整版請觀看影片)

「鏡新聞」已在MOD508台與YouTube頻道同步播出。

更新時間 2022.08.18 13:26

更多新聞